汐时月中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Groww≡鹤:

聚餐吃烤肉看到这个笑到想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灯火惜燃:

救命我好想把这个梗画出来。

空间小秘密搞事,我笑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是那个旧设格瑞x
感觉怼我的两只嘉不是同一个人(。
那位看戏不嫌事多的雷狮和妄图看我被日的同体,我记住你们俩了!!!

世风日下。
这人的道德还真是高尚啊,呵。
有病一下。

清歌·我-不-填-坑-!:

: )老子想要打死她

纸箱_死鱼忧患:

哇 好意思 脸呢 把号给我我要搞事情

夜樱儿:

挂人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三次元
你在签绘上写雷安,雷卡我不表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可是金惹你了?

我就画个金,你把他扁的那么一文不值?

抱歉
就像广元这种小地方也是有金厨的:)

不要当我们金厨没人好吗?

:)

地点是四川广元第三届梧桐漫展

希望有住在广元的金厨可以转发
也请求大佬们转发

私心all金tag
不舒服可撤


【all金】论饺子与H轨之间的必然联系

哈哈哈哈好棒

今天的金也是如此可爱:

* 是群内的联文!大家都超棒的!


 @社会我雷总  @栀吱吱  @理久  @阿修修修修——护主失败一个箭头  @霖蹲点看太太  @与章  @机智聪明一个冠   @玖命妃洛@发糖糖糖糖   @初一十五画   @幸一 




————————————————————




[木鱼]




著名声优格瑞,下海了。



 这条消息被传出的时候,立刻在网上引起了腥风血雨。粉丝有的哀嚎着高冷男神变了,有的则是大呼喜闻乐见。



 但无论网上怎么闹腾,都影响不了坐在录音室里配音的格瑞分毫。和首次下海的他搭戏的是最近人气迅速攀升的新人金。金发少年在工作时总是一改常态,纯蓝色的眼眸认真地注视着台本——如果台词不是那么糟糕的话,这的确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画面。



 “唔嗯……好舒服……”金念得有些结结巴巴,幸而这个角色本身便是如此。他白皙脸上因为不好意思染上了浅粉,这让格瑞想起了临近黄昏时,天边泛起的草莓色。



 “XX(剧里的攻),给我再多一点吧……”



 “我想要……想要………你……”



 “啊啊啊……不行……快要……”



 “……”



 这里本该是格瑞的台词,但是却没有人发声。金看了一眼旁边的的格瑞,银发少年仍是一脸平静的模样,盯着一个方向十分认真。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结果落在了不远处的花盆上。



 如果金再细心一点,估计能发现格瑞红透的耳朵。



 “格瑞?怎么了吗?”



 金的声音将格瑞拉回现实。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不好意思,发了会儿呆。”



 “发呆?”金有些不解,他实在不知道一向认真格瑞会因什么在工作上发了会儿呆。但金很清楚,如果格瑞没有说,他即使是问也不会获得结果。




金翻了翻稿子,发现剩下的内容并不多了,于是他拍了拍格瑞的肩膀,扬起一个耀眼的笑容,“还有一点!录完我们就回家吧!”




 “嗯。”




 因为格瑞的小失误,这段重录了一遍。金也再次念了一遍对他来说十分羞耻的台词。



 格瑞在金说完后,停顿了一会儿才把手放在唇边,从缝隙间溢出的是一刻不停的吻。最后的最后,他用模糊的声音念出了属于自己的台词:



 “我会一直喜欢你,XX(剧里的受)。”
 
 “真不愧是格瑞!!”金在配完音之后就立刻凑到了格瑞面前,紫色的双眼里只剩下那抹金色的倒影,“你配这个都那么厉害啊!!!!!”



 “……这很容易吧,”格瑞将两人的距离推远,站起身收拾好东西,“该回家了。”
 





[阿栀] 



“喂,你们两个,站住。”
 
然而就当两人说笑着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唤了他俩这么句。



金本还和格瑞讨论着晚上吃什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转过身,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人一把拽走,差点摔个趔趄。



他眼前一花,再就被头爆炸的金毛霸占了视野。
 
“啧…居然堕落到这种地步。”



“你太让我失望了,格瑞。”
 
光听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谁了。



冷汗都快出来了。金心里只想,这小祖宗是又怎么被惹了?话听着虽然像是在埋怨格瑞,但是他那金色的眸子却一直与自己的视线对着,丝毫没有移开的打算。
 
“与你无关。”
 
这么尴尬的局面也没进行多久。格瑞也收起方才的笑,只冷冷地盯着嘉德罗斯,上前一步再伸手要人。
 
嘉德罗斯也不让,反而是挪了挪身子把金护得更严实了。冷笑一声,他一仰脖子冲格瑞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算盘,可笑,光凭几句台词就能把人掰弯了?”
 
金在身后听得真切,不过也是一头雾水。好容易从嘉德罗斯身后挤出来点,他趁人不注意飞快地问了句:格瑞格瑞!他什么意思啊?说谁的事呢,我怎么听不懂……



嘉德罗斯听罢咋舌,堵住金的嘴一手把他按到墙上。
 
“给我闭嘴,你个渣渣…”
 
还想继续说什么,结果格瑞也没一直这么看戏,赶过来把嘉德罗斯另只手擒住,再就和他暗中较劲地推搡起来。



但是他表情却没变,挺正经的和金解释起来。
 
“别管他。”



“他未成年不能接这工作,心里不平衡罢了。”
 
“滚!”





[阿也]



“谁、谁想要接这种工作啊!”嘉德罗斯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在看见金探究的眼神时视线却不自在地移开了,耳尖一点点染上薄红。

在封闭的,只有他们两人的配音室里,跟这个傻小子一起配H轨吗……

嘉德罗斯脑补了一下配音时的场景。嘉德罗斯脸红了。嘉德罗斯欲盖弥彰地将围巾向上拉了拉,试图盖住自己脸上的红晕。

可惜这位欲盖弥彰先生他年纪不大,脸蛋依旧是一团孩子气,像白嫩嫩的豆腐。这意味着当桃色染上他的面颊时,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这不,格瑞看他的眼神已经变得刀子似的锐利,不过沉迷幻想的某金发未成年——我们先称呼这个人为嘉德罗斯吧——并没有注意。


“咦罗斯你脸怎么这么红?”

就在这位嘉德·欲盖弥彰·金发未成年·罗斯先生的脑内妄想进行到脱衣环节时,终于发现不对的金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地问道。


“…………吵死了!”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嘉德罗斯炸了。他恼怒,他生气,他震惊且不敢置信。他他他刚才到底在想什么?!

“你不要生气嘛,格瑞说的没错,小孩子的确不适合接触这些啦。”

……

【系统提示:玩家 [嘉德罗斯] 受到10000点伤害,愤怒值上涨至99.9%。】

嘉德·欲盖弥彰·金发未成年·还是个孩子你们要多让着他·罗斯先生脸色彻底黑了。

这个傻小子,竟然敢说他是个小孩子!!

“不过你的声音那么好听,以后配H轨的话肯定会很受欢迎的……”眼见气氛似乎渐渐凝固,金赶忙打了个哈哈,试图打破尴尬的局面。

【系统提示:玩家 [嘉德罗斯] 得到buff [治愈天使的夸赞] ,愤怒值清零,战斗力提升至99999+。】

“说的不错嘛渣渣!”嘉德罗斯开心了,他咧嘴一笑,拿出手机就给公司高层们打了个电话。


“我要跟格瑞公平竞争!”在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嘉德罗斯傲慢地抱臂,下巴抬得高高地,“规则很简单:我们分别录一段H轨传到网上,以一周为期限,热度最高的人拿到攻的角色。”

“我为什么要跟你比?”格瑞翻着手中的剧本,眼睛都懒得抬一下。已经拿到主役的他的确没有必要参与这种无意义的争斗。

“就为我是公司老总的儿子。”嘉德罗斯勾唇,露出有些邪妄的笑容,“但我不喜欢拿身份压人,我们各自凭实力。”

“……”

权限狗!

↑这是全体员工的想法。

至于当事人格瑞,他只是抿了抿唇,眼睫微垂,掩去冷淡紫眸中闪烁不定的微光。

“……好。”







[阿修]




事情已经成为定局。



这个夜晚,对于一些人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自从在嘉德罗斯在网上把“赌约”披露出来,对于嘉九岁和格瑞下海约斗一事,嘉瑞两家的粉丝激动的宛若磕药。同样,也有些dalao先是因为后面约斗赢家的奖励而想和嘉瑞二人“谈谈”,思虑之后也想过去掺和一脚。不过——期中有没有人推波助澜?——谁知道呢☆

【安迷修场合】
凹凸cv排行榜上第五



因为配《最后的骑士》中的主角——一位恪守骑士道的骑士而成名。




为人一向温和有礼,此时却沉着脸盯着自己的手机——上面正是那条“赌约”!



安迷修湖绿的眼眸滑过一丝锐利,被握住的可怜手机几乎要拦腰折断。



“在下会保护好金(的节操)!不会让你们这些人如愿的!!”


抿着唇给公司高层打电话,提出自己也要参与这次的‘赌斗’。公司本着宣传的想法便同意了。

冷静下来后,安迷修后知后觉发现,赢了可以和金[一起],在[封闭的]录音棚里,配[h轨]!不知道骑士先生在脑海里想到了什么,为了他的形象还是不做过多的描述好了☆


所以说这是又多出一个变数啊,真是扎心了格瑞[笑]





[霖]



事情这种东西一开始搞那就停不下来了,尤其是还有混乱邪恶势力的时候。



既然是为了宣传,那么安迷修参与“赌约”的事也被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发布了出来。然后他们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些事情好像忘了告诉策划。



于是据不明人士透露,这次drama的导演兼策划的凯莉小姐收到公司消息的时候,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嘴里还念叨着,“老子就想吃个瑞金,你们非要搞事是吧。给我等着...”然后就是一阵清晰的棒棒糖被咬碎的声音。



且行且珍惜×



于是当晚网上又是一阵腥风血雨,原因来自于凯莉的一微博,内容如下。





凯莉__策划__星月刃V:既然各位大佬们这么积极的想参加这次drama的选角,那么我们就玩点high的吧,人少了可不热闹,那么两件事情。
第一,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这次的攻役选角,受役不变,规则沿用赌约,但是此次攻役的最后决定权我将交给金,热度什么都是假的,当然热度和我的建议将成为金的决定依据,所以各位好好努力把。
第二,我下一部drama是除了背景设定外的本色出演,剧情由各位粉丝发来的文决定,当然只接受受役金哟~规则另附。哦,对了,不收任何嘉金剧本哦~既然是本色出演,我们还是得保护未成年哦,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我可是只能把录到一半的音轨,收藏起来没法发布也,我也很委屈的(笑)


转发(7w)评论(7w)赞(14w)




【评论区】



“啊啊啊啊啊啊凯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过螺丝他还是个孩子”

“凯佬!!不要藏着!!!来!就算只有一半我们也愿意!!让我们听啊啊啊啊啊”

“所以这是邪恶势力‘星月魔女’登场,瑟瑟发抖”

“不怕事大的我,此时此刻我只有手动艾特海盗团了,来啊造作啊”

“本!色!出!演!哇!!阿爸!你怎么这么棒!像阿爸低头,马上去看规则!吃我瑞金啊,凯爸爸”

“这事情告诉我们得罪谁也不可得罪策划”

“天大地大策划最大——仅适用于凯佬”

“螺丝这个傻孩子早的什么孽呀,哭哭啼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哭啊至少他勇敢的追求了爱哈哈哈哈啊哈哈嗝”

“为什么只能金受役啊就很委屈”

“凯莉大佬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喜欢金受役不参加就好了”



“所以说!面向全员开放了!你瑞,你嘉,我安都下海了!那么你雷来不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佬齐聚啊,来啊”

“我雷早就在海里了好吗!毕竟是海盗团!!应该不会参加吧,最近海盗团沉迷打戏来自”

“不是你雷在海里那不就是沉船了吗#滑稽,或者没船所以掉到海里去了哈哈哈哈哈哈,而且你雷那么喜欢搞事,应该不会错过的吧”

.......


雷狮__海盗团__雷神之锤V:看起来很有趣啊,我也参加//凯莉__策划__星月刃V:此条仅供第一项赌约参加者转发,用于统计,转发即参加。

丹尼尔__代行神旨__几何体V:看起来很有意思//凯莉__策划__星月刃V:此条仅供第一项赌约参加者转发,用于统计,转发即参加。



金__路痴__矢量箭头V:好~卡米尔最好了,不像那群看热闹不愁事多的//卡米尔__海盗团__无定之躯V:好,我明天来接你//金__路痴__矢量箭头V:去去去!正好明天不用去配音棚了//卡米尔__海盗团__无定之躯V:恩,我最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明天要出来一起去吗//金__路痴__矢量箭头V:说的也是~不过卡米尔我给你说凯莉真的超过份的//卡米尔__海盗团__无定之躯V:别气了,他们选角的话,你这几天刚好可以休息//金__路痴__矢量箭头V:凯莉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自己定角色啦!而且为什么下一部的受役已经默认是我了!?!

转发(2w) 评论(2w)赞(6w)

【评论区】



“计划通”

“不愧是军师”

“报告组织,卡金剧本已上交凯佬”

“所以!卡卡找得到金的家吗!!!”

屏幕外的卡米尔看着金的回复拉了拉自己的围巾,耳尖有点泛红。他看过金这次的剧本,里面的攻役和他的声线不太合得来,于是他也懒得白费力气参加了,那么需要做的只是拿下第二个。
修长的手指划着屏幕,静静的看着评论区炸开,他知道他成功了一半了。





[与章]

但也仅仅是一半而已。

当第二天卡米尔敲开金家的门,面前投下的大片阴影告诉他,这不是金。

“你好,我找金。”

他尽可能不失礼貌地说明来意,但对方那双与自己兄长同色的眼睛实在是太过冷淡,让人不自觉升起一丝敌意——对于彼此心知肚明的竞争对手,畏首畏尾是没有必要的。

“啊!”

然后两人之间即将升起的暗流就被掐死在了萌芽期。

金从屋里冲出来,打扮休闲,无袖帽衫搭着七分裤活力得亮眼,有了这对比,卡米尔这才注意到格瑞也完全是一副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的架势,低调内敛的冷色调,款式搭配明明不同,却和金身上穿的那套该死的和谐。

“……我对这方面不太擅长呢,所以是格瑞帮我选的衣服,换了之后果然清爽很多!”

“嗯……”

 卡米尔坐在车后座怀疑人生,看着格瑞一巴掌扣在金脸上把他扭回他该朝向的方向。


“坐了副驾驶就别到处乱爬,不然就去后面坐。”

“……”


 令人窒息的尴尬。

而偏偏身为事故中心的金一无所察,他喋喋不休,从今早他拿错了格瑞的牙刷到刚才帮格瑞去开车时找错了车,两位听众都很安静,一路安静到了卡米尔推荐的蛋糕店,买了蛋糕后一起去吃饭。

对,买了蛋糕后一起去吃饭。

在卡米尔的计划里,今天应该是他去金家里把人接出来,两个人一路聊天散步去离金家不远的蛋糕店,在蛋糕店度过一个并无出格又十分亲近的温馨下午,最后在天际擦黑的时候把金送回家,顺便讨个压在友情界线上的道别吻。

青涩而又自然,十分完美。

而实际上是格瑞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帮他完成了计划的前几步,如果预计不出错的话后几步也将会由他代为完成。

只因为格瑞说了一句话。

“吃这么多甜食,你是想抬面破锣去录音棚么?”

有理有据,让金立刻放下了甜品单,草草打包两块蛋糕,如同时间到了被家长扯着回家的小孩一样跟着格瑞上了车。

“……”

卡米尔提着蛋糕站在店门口,挤出一个浅淡到难以察觉的笑容跟金道别,目送车辆远去后压了下帽沿,海蓝的眼里酝酿着风暴。

二十分钟后。


“呀,真巧,这不是格瑞吗?来,佩利,跟前辈打声招呼。”

雷狮朝着走进饺子馆的两人挥了挥手,目光在金身上梭视一周,最后落在格瑞身上,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两双颜色相同的眼撞在一起,冷淡与狂肆之间界限分明,而其中一双眼的主人懒散地笑了。

“来一起坐么,前辈?”






[皇冠]



所以现在是想干嘛。

这声“前辈”雷狮叫的格外响亮清脆,整个饺子馆里都回荡着雷狮的声音。现在的气氛只要不是个蠢蛋就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冷意。

他们俩有夺妻之仇..?


还是杀父之恨..?

一旁不明嚼栗的金被这声前辈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环着手臂搓了搓皮肤上不存在东西顺带着悄无声息的高速朝着佩利移动了过去,现在整个饺子馆里唯一能让他感到够安心的就是佩利了。

你看啊,那边有帕罗斯抱着臂搁那看热闹,唯一能制止的人卡米尔也还没有到,剩下的只有雷狮和格瑞两个疑似在冷战的氛围..

...啊?冷战?

难道雷狮是因为格瑞带着他来饺子馆却没跟他说所以才一改身体变智力战斗的?..总有一种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相了喔
只不过吃醋的对象换个人罢了。

也不怪金一个快要弯的小直男在那胡思乱想,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如果你是个小直男并且身旁有一大堆小给佬还配有个疑似邪教教主的编辑的话。

那么恭喜你,离脑补帝这个成就不远啦!

“诶,佩利佩利,你有没有感觉空气中的醋味有点大啊?”金自认为很小小声的朝佩利发出了疑问,和这边隔着百八十里的战场那头雷狮和格瑞虽然眼神还在对方身上但如果有人开了幻想世界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两人的耳朵已经自动进化成喇叭了。

佩利这边刚发现金来他这边还来不及开始交流革命同志间的感情,就被语出惊人的金吓了一大跳,他先是顺了顺有点炸的金马尾然后仔细打量起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金发小子。

“我靠你小子难道是传说中情报解析部转来当卧底的吗?!”

不对啊他们不是很久之前就不介入配音圈了吗???

...蛤?金限定迷茫.jpg
那是什么神奇的部门?

不过佩利这句话透露的消息在已经脑补了七万字家庭伦理剧的金听来显然是已经超出了他那小脑袋瓜少的可怜的内存。顺带一提,金在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语文,超级好。

好到全校第一的那种。

所以金就开始在脑内小剧场开始解析佩利的这番话。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神奇的部门但应该是情报解析一类的工作..而我问的问题佩利应该知道我说的谁但他可能碍于他家老大的面子不敢说,如果从正面来看这句话是看不出什么的,但是如果从侧面的话...

“哇难道雷狮真的是在吃格瑞的醋吗?!”

“噗。”
这是隔岸观火正看着性质高昂的帕罗斯喷可乐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帕罗斯的错觉,自家老大和那个一身原谅绿的第二都把外放的气势猛的收回体内。

仿佛刚才跟两个小媳妇一样争风吃醋的不是他俩。

“.....格瑞。”


“嗯?”



“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对这个小鬼的认知进行教育性洗脑。”


格瑞抬头瞧了瞧那边的金,又瞧了瞧可乐喷了一地的帕罗斯最终做出了选择。


“赞同。”






[妃洛]




“金,你听好了,我和雷狮并不…”格瑞刚要解释些什么,却被一道声音打断。




“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金你也在这里。”凯莉和金招招手,转头看了一眼雷狮和格瑞,“两位关系还不错啊?”


完了,她怎么会在这里,此刻雷狮和格瑞脑海中都充斥这种想法。




这下大概可以想象金误会的更深了。防火防盗防凯莉,果然是没错的。




其实凯莉路过这里只是偶然,她不过是来吃个饭,这家饺子馆离她家虽然算近,但相比于饺子她更愿意选择对面的甜面,不过在路过饺子馆门口听见熟人声音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改变了主意。




有事不搞也太奇怪了不是吗。




“凯莉!”金一手撑着凳子一手向凯莉挥了挥,顺便又向佩利靠的近了一点,空出一个位子,“来这边坐吗?”




靠的…有点近,有些紧张,佩利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




凯莉当然没有拒绝邀请,很自然的坐在了金的旁边,顺便还给了刚才对峙两位一个挑衅的眼神,成功看见两位脸上表情变了之后心情很是不错。




“喔,安迷修发布他的H轨了,金要听听看吗?”凯莉不过瞄了一眼手机屏幕就发现了好东西。




“诶?好啊!”下一秒自己的耳朵就塞进了一只耳机,然后,金的人物观又再次被刷新了,这真的是安迷修吗!那位温和有礼的骑士?!别开玩笑了,低沉温和的声线中透着点沙哑,性感且富有磁性,与《最后的骑士》中完全是两个风格,苏,太苏了…金的脸渐渐染上绯红-




“差不多该吃饭了,什么事情都等到吃完饭再说吧。”格瑞一见势头不对忙摘下戴在金耳朵上的耳机,顺便把饺子放到金面前,还警告似的看了眼凯莉。




“哇,格瑞你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可凯莉是谁,自然不会在意。




“啊,好!说起来好像发布的作品已经不少了,等吃完饺子要去我家研究研究吗?”金提议。






[初一]




听到金话中的某个关键点,桌上几人的眼神瞬间变得火热。




几乎每个人都开始打起心里的小算盘。




姗姗而来的卡米尔更是悄然压低帽檐,掩饰住自己眼里的透露出的欣喜。




餐桌上甚至安静了一小会,只有金一个人完全没发觉般照常夹着饺子往醋里蘸。




格瑞首先打破这个即将升温的沉默,“不行。”




雷狮撑着下巴轻佻的扬起眉,他根本不理会格瑞的拒绝,“邀请我们的是金,又不是去你家。”




帕洛斯更是直接无视掉格瑞,他绕过格瑞看向金,笑得像个绅士般优雅礼貌,“金能带我们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




还没弄明白格瑞出声拒绝的金突然被点名,他立刻直起身体自信满满闭上眼拍胸道,“当然可...唔唔唔!”




这一次格瑞甚至连话都没让金说出来,而是直接伸手把他的嘴巴死死摁住。




金直接被格瑞拽起身,如挟持般架起来,格瑞面色冰冷地给一桌人留下一句话,“我们有事要谈,别跟过来。”




金被推进卫生间隔间里,脚上一滑直接坐到了马桶盖上。




格瑞双手抱怀俯视他,紫罗兰色的冰眸似乎打算将金死死钉在这个位置上,里头潜藏着暴风雨前乱礁中的汹涌暗潮。




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格瑞的一脚吓得回过神。




那一脚踏在他两腿中间,差点就命中前方的致命点。




“格,格瑞,你怎么了?只是因为邀请的话,这样子也太过分了吧?”金的眉毛完全皱在一起,他不满地问道,话语里还带着隐隐的怒气。




格瑞俯下身凑近金,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要靠在一起,“你是不是忘了你房间里藏的百合本子,刻成碟练习的h轨,堆在桌子上的台本和电脑里的h轨收集。”


被格瑞一个个提起来的物品成功让金的身体如破洞气球般慢慢缩成一团,他立刻双手合拢举在头顶,脑袋朝下诚恳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完全忘掉了!我居然还对你发脾气,我...我简直是罪该万死!”




格瑞眼里划过一道细微的光芒,他慢慢收回脚,“好了,回去吧。”




金点点头,刚站起抬脚想要迈步时,小腿突然有一股莫名的酸麻爬附上来,就在格瑞打开隔间门回头打算催促金的瞬间,他听见一种奇怪的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是鞋底与光滑地板摩擦的声响。




紧接着一个身体重重扑向格瑞,如同意料之外般,他被金重重扑倒半身,跌坐到地上,而金正巧很尴尬的趴在一个难以言喻的位置。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怒气冲天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幸一]




来人当然不出所料,是嘉德罗斯。




他站在门口,一脸怒气地看着这边,其实仿佛来捉奸地正宫。




“嘉德罗斯你听我解释……”金尴尬的抬起头说。




“那你倒是解释一个看看啊。”嘉德罗斯冷笑着。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不小心摔倒在格瑞身上。”金说。




“哼,姑且当你说的是实话。”嘉德罗斯回答。




格瑞:你们把我当背景板吗。




“金,我们回去了。”格瑞直接拉过金的手就往外走。




“等等,嘉德罗斯你要一起来吃饺子吗?”金一边走一边说。




“你这么想让我去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去吧。”嘉德罗斯跟着往外走。




别掩饰了,嘉德罗斯,你明明都快开心到飞起来了。




回到了饭桌上,其他人看着刚刚进来的嘉德罗斯,满脸wtf。




为什么我媳妇儿出去谈个事都能谈出个情敌???




嘉德罗斯毫不客气的挑了张桌子就坐下了,把刚刚放上去的餐具拆开。 




“我饿了,饺子呢?”他问。




“这里这里。”金把一个饺子蘸醋后夹到了嘉德罗斯碗里。




众人:mmp的嘉德罗斯你居然还让我媳妇儿给你夹饺子




嘉德罗斯:呵呵。




嘉德罗斯吃完后说:“我还要。”




“那你可以自己夹啊。”金眨了眨眼。




“我不管,渣渣你给我夹。”嘉德罗斯说。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渣渣啦!”但金还是认命的开始伺候这位大少爷。




“小少爷您吃好啊。”雷狮率先一步把一个饺子放到了嘉德罗斯碗里。




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特意把它往芥末里滚了一圈吗。




嘉德罗斯一脸冷漠。




“我只要渣渣给我的。”嘉德罗斯说。




“你们先吃吧,嘉德罗斯这边我来就好。”金打着圆场。




当然金这句话他们跟我没听见一样,其他人也加入了战局,以让嘉德罗斯感受到来自“大人”的关怀为己任。




嘉德罗斯冷冷一笑。




来啊互怼啊谁赢谁得金。




金看到他们越来越混乱,桌子上能吃的东西被浪费的越来越多,终于怒了。




“你们烦不烦啊!要打架吃完出去打不要在这里浪费食物!我都还没吃饱!”金站起来拍着桌子喊道。




大家安安分分的坐好开始吃饭。




  #媳妇儿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